本博前些日子也报道过关于“呼案”的事情,昨天上午,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山丹小区的一间普通民居内,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赵建平向李三仁与尚爱云这两位老人宣读了呼格吉勒图案件的重审判决书。重审判决书认为:原审认定呼格吉勒图犯故意杀人罪、流氓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申诉人的请求予以支持,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和检察机关的意见予以采纳,判决呼格吉勒图无罪。赵建平代表高院向两位老人鞠躬道歉。现场媒体记者见证说,两位老人相拥而泣。

昨天的时候我也关注了此事件,当看到呼格吉勒图父母微博上打出“无罪”的那一刻,内心不禁感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句话,今天终于有个可以说服自己相信的理由了,呼格吉勒图父母也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表现了出了对法律和国家的信任,维护了法律的尊严。但也就在看到“无罪”二字的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18年前那个含冤而死的年轻人的哭泣声和咒骂声。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重审的主要理由有三条:

  一是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供述的犯罪手段与尸体检验报告不符。呼格吉勒图供称从杨某某身后用右手捂杨某某嘴,左手卡其脖子同时向后拖动杨某某两三分钟到隔墙,与“死者后纵膈大面积出血”的尸体检验报告所述伤情不符。

       二是血型鉴定结论不具有排他性。刑事科学技术鉴定证实呼格吉勒图左手拇指指甲缝内附着物检出O型人血,与杨某某的血型相同;物证检验报告证实呼格吉勒图本人血型为A型。但血型鉴定为种类物鉴定,不具有排他性、唯一性,不能证实呼格吉勒图实施了犯罪行为。

       三是呼格吉勒图的有罪供述不稳定,且与其他证据存在诸多不吻合之处。

看完这个重审的理由,真是想骂人了,一桩杀人案件,当年竟然处决的如此草率,有诸多的疑点在,竟然能定案。更让我感觉到愤怒的是,为什么在2005年真凶主动交代后,仍得不到纠正?一拖再拖的到现在。这次内蒙古高院重审,前后只花了25天就查清冤情,可见案情并不难查。“为什么25天就能查清的案子,要拖到18年后再平反?这次内蒙古对案件责任人进行调查,我认为不仅要调查冤案是怎么造成的,还要调查是谁在阻扰冤案的平反,2005年被害人家属的申诉,为什么不了了之?这9年里,哪些人应该承担责任?应当有一个交代。”

这个案件的重新调查,除了有呼格父母的坚持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事件推动人物,呼格案内参新华社内蒙古分社记者汤计,重审结果出来后,汤计做的事情也逐渐的被展现出来,也许这近10年发生的事情,并非汤说得那么轻松,但结果没有让所有关注这个事件的人失望。本以为会在现场看到汤计轻松的表情,没想到他却哭了,那呼格父母所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了。

最后以微博上@呼格吉勒图父母的一句话结尾,“到今天为止,十八年的上访路终于结束了。我们在呼格吉勒图坟前把无罪判决书烧给了他。感谢那么多煤体和好心人对我们的帮助,从坟上回来的路上,我给@聂树斌的妈妈打了电话,告诉她坚持下去,你也能等到这一天。希望公平和正义不要来的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