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为回暖叫好还不是时候

近日,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出现在了“中国烘焙行业2009高峰论坛”上,表达了他对近期经济状况的一些担忧。他认为,现在还不到为经济回暖叫好的时候。

谈回暖,“不宜过早乐观”

根据统计部门发布的数据,上半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7.2%,比一季度加快了一个百分点;5月份的工业生产增长8.9%,6月份也有4.7%的增幅。

同时,楼价上涨也很快,一些地方出现了“天价地王”。

汽车、奢侈品市场升温速度也令人惊叹。数据显示,上半年广州的奢侈品销量上涨了30%。加上前阶段股市连续上冲,似乎也在佐证中国经济的冬天已经过去。而随着国家一揽子宏观调控措施的出台,市场更是一片看好———“差不多应该反弹了”,这是大多数人的看法。但郎咸平教授认为,“从经济运行的本质看问题,或许能够更加客观而谨慎。”

“中国楼市所谓的‘寒冬’并没有让价格完全回归价值,反而从今年1月份起就已经开始显露出上涨的迹象”,郎咸平教授更是惊呼于7月份以来楼市井喷式的增长。他指出,按照经济学理论,楼市和股市一样,应该有为国家宏观的经济形势提供参照的功能,“以美国为例,整个上半年,随着经济的衰退,全美的房地产市场价格一路下探,最大月度跌幅超过40%。而这个时期,中国的楼市却逆势上涨,完全无视中国整体经济,特别是实体经济的发展现状。”

这种现象也存在于股市、汽车和奢侈品等领域。郎教授就此提出:“我们要看到我国经济根本上的问题,而没有必要一个劲地去讨论全球经济危机。”郎教授认为中国经济确实受到了金融海啸的冲击,但更重要的是制造业等行业的自身投资环境不佳。“如果从这个角度去分析,就可以解释清楚上述那些有违经济运行规律的现象了。”

问病因,“应从改善投资环境入手”

根据郎咸平的“诊断“,病因在于投资环境有待改善。

“很多人说2006年的大牛市是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太成功了,是‘富裕’导致太多的人需要投资。而这个现象,按照他们的说法就称为‘流动性过剩’理论。”郎教授对此不太赞同,“我当时就提出,不能被眼前的繁荣迷惑。我们手上的钱真的已经多到没地方用而只能到处投资了吗?相信每个人心里都十分清楚答案。”

郎教授给出的答案,就是“当时由于投资环境不佳,制造业的企业家对继续投资自己所处的产业失去信心,转而将资金投入楼市和股市,这个‘气球’也被越吹越大,这就是我们所见到的‘流动性过剩’带来的大牛市。”

无独有偶,世界投资大师格拉汉姆也坚定地认为,今年以来我国A股市场的又一轮上涨行情很大部分是银行天量信贷的“功劳”。

7.37万亿元的信贷资金去了哪里?“各地的地王已经给大家揭开了谜底。”投资环境本身没有好转,多数企业、包括拿到其中“大头”的国有企业,都不敢再把资金用于发展自身产业,而是大笔大笔地去炒楼、炒股。“拿到信贷了就必须消化,而且这样也更容易产生高额利润,所以大家就能看到以前跟股市、楼市没有多少瓜葛的企业都会有自己的地产公司、投资公司。这样做,最终受伤害的还是我们的实体经济。”郎教授充满忧虑地说,

“信贷又是受政策影响最敏感的,所以宏观稍微一调整,就会有大量资金集中进场或离场,这就造成了我们股市的大起大落。”对于近些天来沪深股指的深幅调整,郎教授如此解释。

说消费,“比重过小导致产能过剩”

在现代成熟市场经济国家里,消费所占GDP的比重非常大,有些甚至超过70%,“而我国只有它们的一半”。用郎教授的话来说,“我们的GDP,并不是广大企业盈利绩效的反映,而大多是由钢筋水泥给堆出来的。”

消费的不足导致了产能严重过剩,“我们有将近70%的产能,却只有30%左右的力量消费。”在以前,由于欧美等国家庞大的消费需求吸收了我国的过剩产能;而金融海啸来袭,使得这些国家也捂紧钱袋子,问题也就此凸显。

“首先受到冲击的是外贸”,2008年11月开始, 我国出口就呈现负增长的趋势———从-2%到-2.8%,每个月以接近20%速度下跌。

出口的下降也导致数目不小的各类生产、加工工厂难以为继,投资环境更加恶化,“如我刚才所说,也就更没有企业愿意投资实体经济了。”

郎咸平教授最后指出:经济的拉动还是要依靠三驾马车,要及时、彻底地调整产业结构,想方设法扩大内需。他告诫:“谨慎看待回暖,不要忙于鼓掌。当然,中国经济发展的潜力还很大。”

中国烘焙行业2009高峰论坛由中国焙烤食品糖制品工业协会和维益食品(苏州)有限公司主办。维益食品始创于上世纪中叶,目前是美国最大的家族型冷冻食品制造商,年营业额达28亿美元。1992年,维益在中国开展业务,目前已成为中国市场领先的植脂奶油制造商。当下,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余威尚存,给本就竞争激烈的国内烘焙市场带来了更多挑战,也使得烘焙品牌市场运营环境多了新的变数。面对种种挑战,维益认为,作为烘焙原料龙头供应商,有义务协同行业协会为业内同仁创建一个思想、智慧大碰撞的交流平台,以集思广益,共谋破局,中国烘焙行业2009高峰论坛就是在这一背景下推出的。